媒体报道
您当前位置:清远市中医院 > 媒体报道 > 浏览新闻
藏族同胞为什么说“广东的医生太好了!”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31日 作者:岳超群 成谕福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数:

2045838449.jpg

在那里感受职业的荣光,在那里重拾从医的初心


一直是“体育健儿”的重症医学科男护士李伟容援藏回来后,休息了一整周才缓过来。半年的高反缺氧后,乍返乡,他醉氧了。神经内科的女医生刘桂金也觉得刚回来容易疲倦、记忆力有些减弱,自我调适了一段时间。但是,两个人都很兴奋。“感觉是重新找回了从医的初心。在林芝,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职业荣光。”他们形容。

爱剪辑-援藏日志(一)_20181220085301.JPG

抢救在抢险救灾中溺水昏迷的解放军战士、糖尿病高危妊娠的孕妇、车祸多发伤的伤者,为当地藏族同胞上演“斗虫记”,翻过几座大山去义诊,见识藏族同胞日常的生死与亲情……日前,来自清远市中医院的医务人员李伟容和刘桂金讲述了他们亲历的援藏故事,带我们感受旅行之外的林芝。

爱剪辑-援藏日志(一)_20181220085559.JPG
怀抱一个医者的梦想,主动请缨求援藏

下飞机的那一刻,李伟容隐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抬起手腕瞟了一眼监测仪,心率120次/分,血压160/90 mmHg,血氧89%。其后半年里,在不吸氧的情况下,他的血氧最多只达到92%。如果还在清远,这样的数值意味着他们需要入院抢救。

1449074231.jpg

“医生,你快过来!”每当听到这些的呼叫声,刘桂金会迅速起身,病室里仅十几米的距离,跑过去已是气喘吁吁。

这是半年援藏生涯里,他们一直在经受的高原反应。

1927553510.jpg

2017年11月27日,西藏自治区林芝市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级甲等医院。为持续帮扶该院加强三甲医院的建设工作,广东省卫计委从全省38家医院选派49名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放射科、检验科等专科的业务骨干,开启2018年柔性援藏之行。


这49名医务人员,担负着援藏“换血计划”的任务:林芝当地医务人员紧缺,无法腾出时间到外地大医院学习进修。柔性援藏医务人员将暂时顶替部分林芝医护的日常工作,让他们可以到广东的三甲医院学习、进修、深造。

1817548032.jpg

刘桂金和李伟容,都主动请缨报名参加。

“这应该是每一个医务人员的梦想。读书的时候,老师说起边远地区医疗资源紧缺,就在我们心中埋下了这样一颗种子。”李伟容说起。

而刘桂金则表示,“自己有这个能力,可以贡献一份力量,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说,广东来的医生太好了”
1938442833.jpg

此次广东柔性援藏的年轻医务人员都需要一线值班。刘桂金被分配入内二科,囊括呼吸内科、神经内科、肾内科等专科,但在实际工作中,大内科的病种都有可能遇到。李伟容则分配到ICU,参与到当地ICU一线临床护理工作中。

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他们就遇到了问题。

内二科病房医师力量严重不足。整个科室28张病床,包括科主任只有5名医生,其中3人还是去年刚刚通过人才引进招聘的低年资医师。刘桂金去后,基本上等于是3个有经验的医生要撑起整个科室。而藏区地广人稀,兼路况差、交通工具落后,不少家住偏远地区的藏族同胞到市区医院去一趟不容易,不少人拖到病情十分严重时才去就诊,所以,有些患者一旦入院救治,多为急危重症。

在内二科,做了很多年的神经内科专科医生,忽然要接触许多的全科病种,刘桂金刚开始也不适应。“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除了吃实习时候的老本,就靠重新看书掌握。”她回忆,自己每天都抱着两本厚厚的《实用内科学》,经常是一边看书、一边咨询专家,一边给患者看诊。

730724433.jpg

有一次,他们接诊了一名患者,四肢瘦弱,但肚子臌胀很明显。因为在清远很少遇到过类似的病例,刘桂金起初并未考虑寄生虫感染。科室主任提醒,那里不少地方卫生条件落后,要注意考虑寄生虫感染可能。“寄生虫导致的淋巴梗阻,下垂体位浮肿,其实症状很典型治疗也不复杂,但是没有相关的临床经验真的很难想到这个诊断。”她回忆。驱虫治疗后,患者排出了许多绦虫节片,之后肿胀的腹部迅速消下去。

“对我自己也是一个不断重新学习、提高自我的过程。”刘桂金谈到。不止是救治患者,她还坚持给患者家属做健康宣教。

“我们不断重复提醒病人及家属要多洗手,注意卫生。发现寄生虫感染患者后,会让家属一起吃药治疗。”李伟容也说起。藏族同胞有时因食用未完全烹饪熟的肉类,且居住地卫生条件落后,很容易发生寄生虫感染,包虫、钩虫、绦虫、蛔虫等颇为常见。且一人查出寄生虫,其家庭成员基本上也都已经感染。

他们会告诉每一位患者,注意卫生,哪些行为会增加染病风险等。但受生活习惯等因素影响,宣教收效甚微。后来,遇到绦虫的年纪小的患者,李伟容会“有意”用最严重的情况“吓唬”患者:“你们再不注意卫生,虫子把肠子咬断了,就没法吃东西了!”

日常工作中,他们也会以身作则,去培养当地医务人员和患者家属沟通病情的习惯,随时随地开展健康宣教的习惯。

这些努力也获得了患者的广泛认可。她谈到,因为近年来援藏的广东医务工作者和教师都比较多,在当地工作开展扎实、态度好,赢得了藏区人民的普遍好感。好几次,有藏族同胞专门跑过来让人翻译给她听:“你好温柔,你们广东的医生太好了!”

1678180328.jpg

发挥专业优势,提升藏地医疗水平

“我们不仅要看病,还要带去内地的医疗知识和先进理念,帮助当地成长起来。这也是援藏更深远的意义。”刘桂金说。他们也将清远市中医院“三动三不动”的管理模式带到当地,即病人不动医护动、病人不动信息动、病人不动管理动,换位思考,把病人放在第一位。

到达林芝市人民医院不久,刘桂金就开始给当地医生讲小课,分享神经内科临床知识与临床经验,包括神经系统专科查体、神经内科影像学阅片、神经内科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诊疗规范等,帮助当地医生提高医疗水平。

后来,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内科组团式援藏干部李剑波来到林芝,两人就合作将讲课发展为科室每周一小时的常规任务。

“科室的年轻医生其实很好学、负责,就是经验不足,要教的还很多,他们成长也很快。”刘桂金说起。

而李伟容则是在实际操作中,对ICU的护士进行一对一教学。“做什么操作都跟他们讲,一步步讲清楚。”他回忆,刚到时,4张病床只配了6个护士,达不到ICU的最低要求(正常情况下是1:3),且是三班倒,但这样就做不到内地已经成为基本要求的“双人核对”,没办法保障患者的安全。在李伟容及其他援藏队友建议下,护士排班改为两班倒,白班从早上9点上到晚上7点,夜班则从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9点,确保双人值班。

除了参与正常排班外,李伟容也对当地护士进一步培训规范疾病宣教、出入院宣教、教学查房、ICU10安全目标、实习生带教培训、CRRT治疗、三级查房、疾病观察、专科护理、突发应急事件处理、危重患者抢救流程及注意事项、ICU常用设备应用、常用穴位定位以及作用等。

“我希望他们能够学到东西,来造福藏族同胞。很多病都可以治,但因为当地的医疗条件,很多病人没及时送医,给耽误了。”李伟容表示。“他们真的很需要更多帮扶,带出一批优秀的医护人员来。”

援藏半年,那些触动他们的瞬间……


半年的援藏生涯,留下了很多印象深刻的瞬间。


最成功的一次抢救,患者是一个在抢险救灾中为救儿童溺水的解放军战士。进ICU的时候,人已经陷入昏迷,心率很快、血压很低,且战友为他用热水袋敷全身时,烫出了水泡,在入院前的电除颤治疗中,也灼伤了皮肤。李伟容参与到了抢救中,给战士最精心的治疗和护理。

医院多学科协同抢救,到第三天,战士的意识终于渐渐恢复。一个星期后,拔了气管插管,患者喉咙里有很多痰,不及时清理会导致缺氧,于是,每当他一咳嗽,李伟容就会为他拍背,帮他把痰液吸出来,并坚持细心给他按摩,帮他恢复肌力。不久后就康复出院了。

一名糖尿病高危妊娠的孕妇,血压收缩压飙到200多mmHg,也被送到了内二科。因为在内地三甲医院有着专业的分科,刘桂金以前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病例,但为了挽救孕妇的生命,她一边翻书,一边咨询专家,给患者用药。最终,该孕妇成功控制住血压,安全出院。

一位来藏出差的西安籍男子,突发脑出血,陷入昏迷。在ICU稳定病情后,转入内二科。刘桂金除了给他进行常规脑出血治疗,还指导康复科的人进行床边康复。她还将中医穴位按摩和神经康复训练的方法教给患者家属,帮助他取得良好的恢复效果。

但也有很失落的时刻。一名30多岁的男子,患了急性胰腺炎,电解质混乱、无尿、腹胀、阴囊高度水肿,不能眠、呼吸急促,ICU为其做了2次CRRT治疗后,虽然各种症状都得到了缓解。但是,家属认为生命应“一切顺其自然”,于是接回家中保守治疗,任凭医护人员反复劝说无果。

一位车祸多发伤的患者,送进ICU时血压才60/30mmHg,血一直没有止住。他们给患者用了升压药、扩容。抢救了三四个小时,做了很多次胸外按压救回心跳,但患者最终还是没有抢救回来……

一位15岁的小姑娘,已经是孩子的妈妈,在和丈夫吵架后,冲动之下喝了农药。她躺在病床上,肺纤维化,多脏器衰竭,拉着李伟容的手说“医生,我不想死……”

“藏区医疗条件有限,临床有很多疾病我们都不能得到有效救治,有些患者有时候还会受传统观念影响选择回家做保守治疗。”李伟容说起,好多次无能为力的时候,他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总会怪自己能力不足,也一次次在心里发誓,未来要更加努力学习,给更多人更优质的护理服务。


在那里感受职业的荣光,在那里重拾从医的初心


急性胰腺炎的男子在临走前,把几个兄弟叫到了床边。几个高大壮实的汉子,额头抵着额头,相互拥抱着流泪。“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叮嘱亲人。那一刻,李伟容哭了。藏族同胞淳朴的情谊令他很受感动:有人生病,一家人都陪护;孤寡老人生病了,全村人轮番去照顾,没钱了就大家去筹。

李伟容扶着男子下楼,送他上车,临别前男子双手合十,说:谢谢医生,真的很感谢,扎西德勒!那一刻,李伟荣感觉到一种发自灵魂的真诚。

“在那里,我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职业的荣光。也是在那里,我重拾了从医的初心。”刘桂金也说起。临床一线工作的时间久了,在复杂的医疗环境、紧张的医患关系、强大的工作压力下,人会迷失、麻木,感觉缺少从医路上坚持下去的动力。而在援藏半年里,患者无保留的信任,每天都被需要的感觉,唤醒了她坚持的勇气和意义。

其实工作并不比在内地轻松。李伟容一个班要上12个小时,有过5次通宵抢救病人的经历;值班的时候刘桂金需要从上午9点上班到第二天中午12点。有时候,吃午饭的时候,病人会兴冲冲地拿着“虫子”来给他们看,“医生,你看,我拉虫子了”;有时候,病人明确检查出了是肺结核,但是不愿遵医嘱戴口罩,病人的家属近距离接触也不在意。

“但是,你能感觉到病人的信任和感激是发自内心的。病人能够给予足够的支持,我们也有充足的动力。”他们都说起。

虽然每天正常排班都不少于12小时,但两人还是利用下夜班等空余时间抽空参加了几个义工项目,想为藏区人民多做点事。

李伟容参加的是“母亲微笑行动”。爱心组织走进西藏林芝,开展唇腭裂救助公益活动。从患儿的信息登记,抽血化验筛查,手术宣教,手术及术后康复,出院宣教,李伟容都有参与,3天里接触了100多名唇腭裂患儿,配合医生完成近100例唇腭裂修补术。

刘桂金参加了爱尔公益基金会资助的脑瘫患儿手术筛查计划志愿者工作。她主要跟着专家团队进行行初步诊断筛查,筛选出符合条件有手术指征的患儿进行登记,再由基金会安排择期手术。

林芝地广人稀,距离远、路况差、交通不发达,藏区人民看病难,很多都拖到极为严重才到医院就诊。刘桂金多次下到基层义诊。“很多人围过来,感谢我们给他们送药。”她回忆,当地消化系统疾病常见,胃病、胆囊炎、结石很多。“虽然有医保,但让他们定期到医院检查他们是不愿意的,因为太远了,邻近的村庄到市区都要3小时,更不用说下面的县乡。”

在去察隅县、波密县的途中,李伟容经历了两次车祸。下乡是为了当地医联体的搭建。他介绍,因为药物过期后,从其他地方运过去时间太长,如察隅县,当缺药时,从林芝将药送过去病人可能就不行了。广东援藏计划让当地搭建医联体:实现几个县级医院互帮互助,药品统一采购、调配;手术器械供应室还未完善的,则由林芝市人民医院统一消毒后配送。援藏人员还要负责帮县级医院做资料、列问题清单,帮助他们创建二甲、二乙医院。


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李伟容经常会感觉自己记忆力有点差,他猜测可能是长期缺氧留下的“后遗症”。但是,当问起再有机会还会不会去援藏时,他和刘桂金都毫不迟疑地给出了肯定答案。他们还爱上了向身边的人“推介”林芝的秋天。

“一定会不虚此行。每天都不一样,你可以看到叶子一点点变黄、掉落,每天都是蓝天、白云,还有雪山,每天都是很开阔的感觉。”刘桂金描绘。“也不用很久,一个星期就够了,不用去很多地方,因为随处都是美景。”

“真的很美。当地没什么大的产业项目,很大部分藏族同胞是通过家庭旅馆获取收入。秋冬是他们的旅游淡季,下雪、太冷了。多点游客去,也可以帮到他们。”李伟容解释了他们那的这种推广热情。



医院微信
清远市中医院 版权所有
地 址: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桥北路10号
ICP备案号:粤ICP备16062804号

粤公网安备 44180202000103号


医院微博